伊朗,女人的地狱!

她叫Sahar Khodayari(萨哈),出生于1990年。2019年9月8日离去,年仅29岁。

Sahar的死,还要从3月份说起。

她是德黑兰独立足球俱乐部(Esteghlal FC)的忠实粉丝,去年3月,德黑兰独立足球俱乐部参加亚冠联赛,在阿扎迪体育场对阵阿联酋的艾恩足球俱乐部(Al-Ain Football Club)。

自己喜爱的球队要参加比赛,作为球迷,Sahar自然迫不及待地想去现场给它加油鼓劲。

但对伊朗女性来说,这件事比登天还难。

自1979年以来,伊朗就禁止女性进入体育场观看男性运动员比赛。

这条规定虽然没有明确写进法律,但在伊朗社会却是根深蒂固,只有极少数时候可以例外。

比如,2018年的国际足联世界杯比赛期间,伊朗政府破天荒允许女性进入球场,观看比赛的现场直播。

所以,用正常途径,Sahar根本不可能去球场看比赛。

思来想去,她决定女扮男装,混在球迷中,伺机进入球场。

但遗憾的是,Sahar一到球场就被保安识破身份,对方叫来伊朗纪律部队(NAJA)将她逮捕,罪名是“不戴头巾现身公共场合”。

在监狱里关了3天之后,Sahar被保释出狱。

在焦虑不安中煎熬了6个月,9月初,德黑兰伊斯兰法庭终于要开庭审理Sahar的案子。

Sahar早早地来到法庭,但法官却迟迟没有现身。

有人告诉她,法官家里有急事,此案将延期审理。

Sahar失魂落魄地走出法庭,过了一会儿,她把汽油淋在自己身上,在法院外点火自焚……

有媒体报道称,之所以做出如此选择,是因为Sahar得知自己有可能被判处6个月至2年的有期徒刑。

据报道,庭审当天,Sahar走得仓促,不小心把手机落在了法院。

发现手机不见之后,她急匆匆地回来寻找,不料却听见有人在谈论自己的案子。

那人说,如果罪名确立,她将被判处6个月至2年的有期徒刑。

经历被逮捕,被关押,以及漫长的等待……Sahar早已被焦虑和不安裹挟。

法院里不小心听到的谈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于是,她选择用这种悲壮又无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抗议和不满……

Sahar被送往医院后,医生发现,她全身上下90%的皮肤都被严重烧伤。

9月9日,她因为抢救无效,在医院死亡……

只不过是想去球场为自己喜欢的球队加油喝彩,最终却落了个悲痛自焚的结局……

Sahar的故事,让很多人感到悲伤和愤怒。

得知她去世的消息之后,她生前最喜爱的球队,德黑兰独立足球俱乐部为这个女孩举行了一分钟的默哀仪式。

国际足联(FIFA)也公开表示哀悼,并再次号召伊朗政府,保障伊朗女性自由且安全地进入球场观看比赛的权利——

在这之前,国际足联就多次要求伊朗取消禁止女性进入球场观看比赛的禁令,并设立了最终期限——2019年8月31日,

但直到Sahar去世,伊朗政府对此依旧无动于衷。

罗马体育俱乐部(A.S. Roma)也为这个热爱足球的女孩感到难过。他们把球队标志上的红色换成了蓝色,Sahar最喜欢的球队独立足球俱乐部的颜色。

“罗马体育俱乐部的标志是黄红两色,但今天,我们心为Sahar Khodayari流出蓝色鲜血。这项美丽的运动是让我们团结,而不是分裂……安息吧,蓝色女孩。”

她唯一的“罪”就是生在伊朗,且为女人,生在一个女性备受歧视的国度。这种歧视不仅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法律当中,还以最恐怖的形式存在于她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即便运动也不例外。

在伊朗,一个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嫖娼合法,而女人则无权干涉这一行为。而妓女,更是这个社会的最底层。

女权与男权的矛盾很显然,落后的文明早就了落后的国家,伊朗这个国家,拒绝任何现代文明的进入。

在这里,仿佛“不能”这个词是专门为女人打造的。“不能独居、不能进球场看比赛、不能……”

在被提醒注意着装时,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:这里是伊朗。

“女士,请把你的头巾戴好,不然一会警察要过来了,这里是伊朗。”

在伊朗搭乘出租车时,常常被司机这样提醒。

“这里是伊朗”既是一句严肃的警告,又是一句无奈的嘲讽。

因为这里是伊朗,所以外国客人必须注意入乡随俗,遵守伊朗的规定,不可随心所欲。但也因为这里是伊朗,所以请你们谅解,我们国家“荒唐无理”的规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